一口一个于司命

感谢相遇.正儿八经的新人 超级懒 突然有脑洞或者节日特殊会更文 佛系写手.

‖如果喻文州退役了之后去联盟总部工作.
  每天都是西装革履,朝九晚五.
  作为他的太太会非常担心,于是一天晚上你拿着为他精心准备的便当盒去到联盟总部...

  你有些腼腆没敢进,就抱着盒子孤零零坐在楼下的花坛旁边,想给他打个电话却突然发现自己走得匆忙没有带手机.

  你不停仰望着高高的办公楼,心里一直祈祷着让他快点下班快点下班早点吃上饭.

  你从八点等到十点,正当你准备鼓足勇气站起来去大厅时,喻文州右手挂着西装外套款款走出大门.

  他身姿挺拔英俊,脸色有些疲倦,额前的中分有些乱了.

  你高兴地小跑过去,他看到了你,一个温柔且充满爱意的笑容瞬间荡漾在他的俊脸上:“你怎么来了?等了多久?怎么不上来?”他的手臂悄悄揽住了你,挂着西装的右臂将你抱过,下巴抵在你的头上.
  “等了有一些时间了吧?都臭了~”你能感受到他的笑,男人温暖的气息萦绕在身边,你面颊绯红,轻轻推开了他.
  “我...我只是来给你送便当的!不过现在可能凉了...要不...回家吃吧?”

  他牵着你的手往前走,唇间笑意不减:“好,我的夫人.”

  他轻轻地把你系好安全带,盈笑的眼眸带着几分打趣看着你红透的耳根.

  窗边的景物飞速后退,你紧紧抱着便当盒,内心抓狂:“呜...结婚了这么久还是受不了他撩我...太没用了..”

  打开家门,你逃似的冲进厨房,飞快地打开盒子热起饭菜.喻文州进房间换衣服,你在厨房能听到他走动的声音.

  不知不觉锅里开始沸腾了,你正欲动作,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比你更快地关了火.
   男人温暖的胸膛瞬间将你包围,你害羞地低下头,咬着下唇:“哼...关键时刻手速还挺快...”
  “嗯?夫人说什么?我没听清?”他的头低下来,呼吸喷在你颈脖.
  “我...我说饭菜好了!你快吃!”

  喻文州又是一声轻笑:“可我觉得,夫人今晚,格外秀色可餐呢...”



    ok突然的一个脑洞,小爆手速撸出来了.可能会ooc??阿喻真的撩(捂鼻血)
    代入随意!

给喻文州的一封信

To喻文州
  十八岁的喻文州你好,我是纪亦。
  和你第一次见面是2017年暑假的某一天,看全职动漫的时候。当时就觉得,哇这个人声音好苏阿,长得还好看,待人也那么温和。理想型阿。
  后来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去了解。头也不回地掉进全职大坑,入手了几件周边,然后对于你的感情变得越来越浓,狂风都吹不散。
  知道了你叫喻文州,是蓝雨战队的队长,也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总是眯着眼笑,给所有人一种很亲切、很想靠近的感觉。我没有华丽的辞藻,百花式写法永远都不是我擅长的。辞质而径才是我。我觉得你也是这样,干干净净的一个男孩子,没有花里胡哨的修饰。往那儿一站就是出类拔萃的样子,鹤立鸡群就是如此了。
  你的故事很励志,很有特点。因为一旦了解了那个故事,就会立刻知道这是你的。你的存在在荣耀联盟,甚至是任何游戏联盟,都是特殊的:手速太令人汗颜。但是你没有因此而气馁,总是尽自己的全力去完成每一次测验,努力提升自己的意识和经验。所以才有你三败魏琛,蓝雨才有了基石,手速低下的玩家才有了榜样和努力的方向。“连我这样都没有放弃,你们有什么理由呢?”
  “差距并不可怕,差距并不一定能决定一切。”“差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差距而放弃。”谢谢你教会我这些,让我在一次次的失利中重燃信心,有力量支撑我去追赶。
  今天是你的十八岁生日。不知道在另一个次元的你,家长会为你准备成人礼吗?你准备好迎接未来在荣耀职业赛场上的一次次挑战了吗?希望八风不动、波澜不惊的你,在未来所遇到的任何挑战,都能有惊无险,一如既往地冷静理智地对待。也希望你能实现你的梦想,带领蓝雨战队、中国队,拿下一次又一次的冠军。取得属于你,属于蓝雨,属于中国的荣耀。
  感谢2017,让我遇到你。但是又很懊悔,为什么没有早些遇到你。
  接下来的岁月都会有我来陪你度过。走过布满荆棘的路,终点是成王的加冕。

                                           你最爱的老婆:纪亦
                                                              2018.2.10

《缔誓》

*喻文州 0210十八岁生贺(喻黄向)
*入队设定私设


  2月10日。x中校园还是嚷杂得不行,下课铃刚打,偌大的校园沉寂了一会儿,教学楼里就涌出来一大堆同学。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地走向食堂。
  五号教学楼3楼。喻文州把桌上的书叠好放置一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呼——好累。高三,学习压力果然很大呢。
  围上围巾,喻文州拿着饭卡走出教室。他的座位靠窗,刚刚站起来的时候看到教学楼门前的银杏树掉光了叶子,金黄地铺成一片,很好看。那么明亮的黄色阿,喻文州不禁想起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喻文州慢慢悠悠地下着楼梯。楼梯间空空荡荡的,鞋底与瓷砖的摩擦声和呼吸声都被放大。真安静呢。“我给你说啊刚刚地中海讲课的时候我看到他假发要掉了他拿手去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他地中海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拿假发遮住啊,那假发质量还不好总是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身后传来突兀的谈话声,喻文州挺直的背脊稍稍僵住,这是...
  “诶,吊车尾!”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热情的手搭住了肩膀:“你也在这个学校啊,还和我同级,真巧啊!”“是啊,真是巧呢。”喻文州扶住身边的栏杆,向黄少天微笑。“天哥,你认识他啊?”一个有点儿黑的高个子男生哒哒哒地下着楼梯,走到黄少天身边看着喻文州问。“去年夏天我不是被一大叔邀请去那个游戏俱乐部吗,这个人啊也是那个俱乐部的学员。”黄少天搭着喻文州肩膀的右手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继续说:“不过这位兄弟好像有点缺陷,手不如我们快,每一次测验都可努力可努力了。”高个子男生一脸惊讶地望着喻文州。喻文州对他笑笑,“是这样的。”
  去年夏天,喻文州进入了一个叫作蓝雨的游戏俱乐部,成为了蓝雨训练营的一名一年级生。那个叫“荣耀”的游戏一直风靡着,喻文州一直有听说这个游戏,但在高一上期被同学正式介绍,玩起了这个游戏。由于入圈晚,再加上他以前很少接触电子竞技类游戏,还有一些先天性因素,他的游戏手速一直被同学嘲笑。后来经过勤加努力,才勉勉强强到了200。虽说在普通玩家中算是高手级别,但是在即将成为职业选手的训练营里确实十分常见,甚至还很低,毕竟职业选手的APM入门级是200。又是铺天盖地的嘲笑。不过他也想的挺开,手速跟不上就跟不上吧,反正到职业后期每个人的手速都会出现退步,他不用担心这一点,也算是一种塞翁失马吧。于是他开始钻研战术,希望从意识上超越同龄人。而现在和他勾肩搭背的这位由蓝雨队长从网游里带回来的少年,已经视为蓝雨的未来了。
  出了教学楼,早放开手的黄少天和高个子男生看到远处食堂拥挤的人群吓了一跳,两人飞快地跑向食堂,“吊车尾再见啊——”黄少天的再见也渐渐淹没在一直在播着生日快乐的广播声中。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加快了步子向食堂走去。
  “是你呀,又吃白斩鸡啊?”食堂大妈热情地招待着喻文州,“嗯,麻烦了。”喻文州刷完饭卡,礼貌的微笑着。“大冷天的,白斩鸡容易凉,趁热赶紧吃啊。”大妈把面上快冷掉的白斩鸡刨开,藏在底下的白斩鸡冒着热气,大妈把白斩鸡盛在盘子里,飞快地调起了蘸酱:“也不知道今天是谁过生,我在这儿都听到那个广播说了好几遍'生日快乐'了,一直放《生日快乐》那首歌,也不知道有啥好听的...”喻文州闻言,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向大妈道了谢。端着热腾腾的白斩鸡和蘸酱快步走向最近的位置,取下围巾开始吃饭。还好大多数人都在排队...喻文州身旁就是排队大军,拥挤的人群使喻文州坐得离桌子非常近,白斩鸡吃得十分困难。“吊车尾,你那么快就吃上饭啦?woc你怎么做到的,你是不是会瞬移啊还是有哪条隐蔽的小道可以快速通向食堂的排队位啊?”又是他?喻文州擦了一下嘴,艰难地半转过身子,看到离自己近一米正在排队的黄少天一脸不可思议。喻文州朝他笑笑,艰难地挪了下身子,让他看到自己的桌子。“我的天啊你居然吃白斩鸡?那么冷的天白斩鸡很容易凉的,你看那么多人谁吃白斩鸡啊,你这白斩鸡还没冷吗,啧啧啧我看着就冷。”黄少天一边说话一边挪,到了喻文州身边,飞快地伸手:“吊车尾我尝一块啊!”喻文州“诶”到一半就看到黄少天已经把白斩鸡送进嘴里嚼起来了,辣椒油留在嘴边,有些滑稽。“有点儿冷了啊,”黄少天拿舌头飞快地舔了一下嘴,口里含糊不清地说:“你赶紧吃吧我不打扰你了我也快排上了...”“啊...好...”喻文州笑得有点僵硬,艰难地转过身看着盘子里的白斩鸡。
  只剩三块了...呜呜呜。


  喻文州吃完饭从食堂挤出来,围上围巾慢慢地回教室,刚进教室门老师就对他说:“喻文州!帮我个忙!去复印室帮我把小测验的卷子拿过来,谢谢了啊!”“嗯,好。”喻文州微笑着点头,转过身,继续慢走,下楼梯。唉——又要小测验。复印室离教学楼有些远,喻文州拿到卷子返回用了将近十分钟。喻文州走得快些了,手上的卷子被风吹得“哗哗”响。
  “嘿——吊车尾!你怎么还在这儿啊,你不是早就吃完饭了吗。”是黄少天。喻文州停步,转身,脸上仍是笑容:“我帮老师拿卷子。”“又要小测验啊?烦不烦啊一天考考考,快过年了我们高三居然还在上课...我好怀念我在副本里抢BOSS的日子啊——三段斩!银光落刃!剑定天下!哈哈哈可威风了!是吧大黑?”高个子男生也笑着长叹:“是啊——真美好啊——”喻文州看了看手中的一大叠卷子,苦笑了一下。“确实,考得太讨厌了。”高个子男生收回感慨的表情,一脸惊讶地望着喻文州:“原来学霸也会讨厌考试吗?!”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看向他:“是呢,烦琐的考试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喜欢吧,比起做烦躁的试题,我更喜欢计算游戏里的走位和攻击。为布置战术做准备。”高个子男生目瞪口呆,原来在学霸眼里,游戏也是计算题???“什么什么?学霸?真的假的啊?”黄少天打断他俩的对话,瞪大眼睛看着喻文州。“天哥你不知道吗?每次大考小考都在全年级前十的喻文州啊!没想到学霸也会玩儿游戏,还玩儿进了游戏俱乐部。”黄少天沉寂了几秒,竖起耳朵听回荡在校园的广播:“来自高三x班的xxx,点了一首《生日快乐》给高三二班的喻文州同学:'喻文州,生日快乐!'”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眨巴眨巴眼,“原来你就是喻文州啊!我就说呢这学校人气除了我还有谁那么高,过个生日迷妹的祝福都把学校广播站给占领了,生日快乐生日快乐从我开始吃饭说到我吃完饭。可以啊!吊...呃不,喻文州!”喻文州害羞地笑了笑,把卷子拿紧了些。“我...很感谢他们的生日祝福。”黄少天皱着眉似想了一会儿,伸出手对喻文州说:“今天你生日的话,那我也祝你生日快乐!愿你...能和我一起成为蓝雨战队的正式队员,和我一起打比赛,拿下总冠军!”喻文州伸出左手和黄少天握住,“会的,一起加油!”
  冬天,两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共同许下了对冠军的向往,展现他们对荣耀的野心。他们的青春活力像一把炽热的火,燃烧了信仰。像有烈阳的夏天,属于他们,属于蓝雨的夏天。